“當太過于常見、以至于人們習以為常的‘灰犀牛’變成重型的、數額巨大的犯罪時,將為國家社會經濟生活帶來巨大損失。”紫華律師事務所創始人錢列陽說。

  作為一名資深刑辯律師,他曾在劉曉慶涉稅案、徐翔操縱證券市場案等刑事案件中擔任被告的辯護人。在打了多起金融犯罪官司后,錢列陽對金融立法、金融監管與刑法之間的關系做了更多思考。

  近日,在北京紫華律師事務所,錢列陽接受《中國保險報》記者專訪。

  觸動經濟安全的“灰犀牛”

  2018年,全國新發非法集資案件5693起、涉案金額3542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2.7%、97.2%。2019年一季度,全國新發非法集資案件1350起,涉案金額827億元,同比仍舊呈增長態勢。非法集資案件持續高發,為我國經濟、政治穩定發展帶來隱憂。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非法集資是違反國家金融管理法律規定,向社會公眾吸收資金的行為,具備非法性、公開性、利誘性、社會性4個特征。錢列陽告訴記者,非法集資平臺往往通過媒體、網絡、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不特定人群以公開宣傳的方式許以高息,已形成了可能擾亂、觸動中國經濟安全的一頭“灰犀牛”。

  《刑法》規定,非法集資根據主觀態度、行為方式、危害結果等具體情況的不同,構成相應的罪名,其中最主要的是第176條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和第192條集資詐騙罪。集資詐騙與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根本區別,在于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2017年4月,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公開開庭審理了震驚全國的“e租寶”詐騙案,錢列陽是被告人“e租寶”總裁張敏的辯護律師。此案中,丁寧、張敏等集團負責人被指控通過“e租寶”“芝麻金融”互聯網平臺發布虛假融資租賃債權及個人債權項目,非法吸收資金762億余元。集資后,大部分款項并未用于生產經營,而是被用于返還集資本息、揮霍、甚至用于違法犯罪活動,造成特別重大的經濟損失,構成集資詐騙犯罪。

  互聯網犯罪時代,法律已經滯后

  “旺財貓”“銀豆網”“小豬罐子”……在這些誘人的網貸平臺名字背后,是一個個吸金的深淵。自2018年9月公安機關開始對網貸平臺涉嫌非法集資案件開展集中網上登記后,截止到現在,上線登記的網貸平臺案已有126起。2018年全國新發的非法集資案件中,借道互聯網的,占案件數的30%,涉案金額和參與人數分別占到總數的69%、86%。如今,非法集資最大的特點就是進入了“互聯網+”時代。

  錢列陽告訴記者,借助互聯網的犯罪防不勝防,技術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使得法律嚴重滯后。

  2018年4月,時為清華大學在校生的馬某發現,他關注的國金寶P2P平臺微信公眾號逐漸停更。而此前,他剛剛在平臺里存入一萬元,定期一年。根據國金寶承諾的利率,投資期限在30天至90天之間的年化收益率為7.8%-9%,投資期限在6個月至18個月之間的年化收益率為10%-12%。馬某曾參與過兩次為期30天的投資,皆成功盈利,而平臺宣傳的“國資背景”“電子合同”也讓原本謹慎的投資人放松警惕,直到平臺在7月徹底爆雷。

  類似的案例,錢列陽見過不少,這也更加令他感受到加強防范的緊迫性。“立法與執法就如同亡羊補牢。總是罪犯先探出來,然后警察才會看到、學者再去研究、立法機構再來考慮立法。可是罪犯跑得再快,立法也得跟上。縱然法律是追不上的,但是不等于不去追。”

  解決金融犯罪,亟須加強立法與監管合作

  事實上,自2016年以來,原銀監會一直積極跟進和推動《處置非法集資條例》(以下簡稱“《條例》”)立法進程。目前,銀保監會、人民銀行正在積極配合司法部進一步修改完善《條例》,力爭盡快出臺。今年年初,最高檢、最高法、公安部研究印發《關于辦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統一相關法律適用,提高辦案質效。

  自2018年起,中國公安部也在官方網站上設立了“非法投資案件投資人信息登記平臺”以及“網絡違法犯罪舉報平臺”。目前,全國各省(區、市)都已建立了非法集資舉報獎勵制度,設立了舉報電話、郵箱,鼓勵大家積極舉報,案件一旦查實,將直接移送公安部門立案,大大加快了訴訟受理的速度。

  錢列陽認為,監管部門的行政執法機關與刑事司法部門還應增進交流、溝通。在他看來,有很多只能經由證監會、地方證監局的稽查部門移送公安局的案件都沒有移送。雖然這些案件確實構成犯罪了,但是只要不移送、立案,就無法受到刑事法律的追究,僅僅局限于一個行政處罰。

  該不該“移送”有很大的討論空間,究其根本原因,還在于金融犯罪立法上的模糊性。“立法太簡單,一句話就能背下來,可是執法中的問題就大多了。”錢列陽說。比如銀行票據業務背書、貼現等過程中出現的違法行為可能構成對違法票據承兌、付款、保證罪及以票據進行違法發放貸款罪,然而要界定犯罪人應當承擔民事責任還是刑事責任,依舊是比較困難的問題。

  再比如,如今證券期貨犯罪甚囂塵上,然而關聯人與關聯交易的認定尚不夠明確,構成“利用信息優勢操縱市場”的“信息優勢”標準也不夠清晰,“操縱市場”獲利到什么程度構成犯罪也未量化。

  因此,錢列陽認為一定要解決“三個臺階、兩個夾縫”的問題,即合規、違規、違法這3個臺階,以及行政執法機關、公安機關之間的協作問題。如果法律規則很明確清晰,行政執法機關就會很明白哪些是違規行為、哪些是違法行為,哪些是它該處理的、哪些是它該移送的。

  錢列陽還建議,金融機構應該吸納一些刑法專業人士,加強對刑事司法和兩高的司法解釋的法律追蹤,把一些所謂的違規行為上升到一個違法犯罪的高度,讓企業在金融犯罪方面有更加清醒的認識。


2019年06月03日

解讀“繼續執行責任保險”
互聯網保險理賠難?數據告訴你答案

上一篇:

下一篇:

用法律重擊金融犯罪的“灰犀牛”——訪資深刑辯律師錢列陽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北京赛车pk10赢彩专家 同仁县| 宣武区| 会昌县| 荥经县| 景德镇市| 叶城县| 贵定县| 秦安县| 婺源县| 陇西县| 遵化市| 东城区| 石棉县| 富裕县| 彰化市| 安龙县| 弥勒县| 水富县| 乌拉特后旗| 乃东县| 阿坝| 南郑县| 嘉峪关市| 柯坪县| 青冈县| 元阳县| 枣庄市| 安岳县| 益阳市| 文化| 彩票| 阳信县| 龙泉市| 葵青区| 巴塘县| 丽江市| 陕西省| 海原县| 泰州市| 京山县| 舒兰市| 兴国县| 渭源县| 宜城市| 绥化市| 绍兴市| 郴州市| 安仁县| 楚雄市| 吉林省| SHOW| 清水县| 林甸县| 同德县| 左贡县| 丁青县| 资讯| 邢台市| 舒城县| 施秉县| 乾安县| 沭阳县| 固镇县| 汝州市| 兰州市| 方正县| 宁城县| 泊头市| 汕头市| 仙居县| 梁河县| 扎赉特旗| 英超| 新密市| 松潘县| 双柏县| 怀远县| 田林县| 青田县| 鞍山市| 舒城县| 兰溪市| 扎兰屯市| 锡林郭勒盟| 西峡县| 东山县| 郯城县| 平湖市| 万全县| 乡宁县| 甘肃省| 安图县| 安远县| 大宁县| 锡林浩特市| 连平县| 静宁县| 来安县| 大田县| 剑河县| 珲春市| 海淀区| 祥云县| 日喀则市| 门源| 定结县| 长顺县| 安庆市| 四会市| 龙陵县| 禹州市| 怀安县| 信阳市| 厦门市| 错那县| 平遥县| 博客| 麻城市| 阿克陶县| 汉源县| 乌拉特后旗| 西藏| 保德县| 东阳市| 陆丰市| 张掖市| 太白县| 海丰县| 高台县| 揭阳市| 玉树县| 马龙县| 墨江| 台安县| 集安市| 扎兰屯市| 莱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