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某與張某、劉某發生交通事故受傷住院,因其損失未獲足額賠償,訴至法院,要求張某、劉某及其二人所投保的甲、乙兩家保險公司賠償各項損失15萬余元。一審法院判決四被告賠償王某13萬余元,其中甲保險公司承擔10萬余元。甲保險公司因對賠償數額不服,上訴至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近日,該院二審改判,基于保險責任限額,確定甲保險公司的賠償數額為7萬余元。

  2017年11月15日,劉某將其汽車停放在某飯店門口的步行道內,王某行至此處,為繞開劉某的汽車,行走到了非機動車道內。此時,張某駕駛汽車亦行駛至此非機動車道內,汽車與王某接觸,王某倒地受傷,經鑒定傷殘程度屬九級。經交通部門認定,張某負主要責任,劉某負次要責任,王某不負責任。事故發生后,王某請求損害賠償,要求張某及其投保的甲保險公司、劉某及其投保的乙保險公司賠償其各項損失15萬余元。對此,張某、劉某認為可以通過保險理賠,甲、乙兩保險公司認為應在責任限額內理賠。

  一審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根據交通部門的責任認定書以及此次交通事故發生的客觀情況,酌定張某負80%的賠償責任,劉某負20%的賠償責任,兩保險公司按照各自投保人的責任對王某進行損失賠償。

  甲保險公司不服一審判決,認為未考慮保險責任限額問題,故上訴至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請求改判其在責任限額內賠償王某損失。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六條、第二十一條第一款的規定,結合本案事實,交通事故發生后,保險公司的理賠數額應當考慮其責任限額。對于王某的損失,應先由甲、乙兩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理賠,超出部分再根據劉某、張某的責任比例,由其投保的保險公司在商業險限額內理賠。本案中,王某的各類醫療費用損失共計4.5萬余元,除去張某、劉某各自交強險限額后,剩余2.5萬余元按照二人責任比例進行劃分;對于王某傷殘類損失,9.1萬余元,由于沒有超過交強險的賠付限額,由二人在交強險限額內均等分擔,故對于一審未考慮責任限額而認定甲保險公司賠償數額的問題,二審法院依法改判張某的保險公司承擔各項賠付共計7.6萬余元。

  據此,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依法改判支持了甲保險公司的上訴請求。


2019年05月05日

多措并舉減少涉大型機動車輛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件
解讀“繼續執行責任保險”

上一篇:

下一篇:

保險公司因賠償超過責任限額上訴 二審獲支持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北京赛车pk10赢彩专家 襄樊市| 深州市| 和平区| 泰顺县| 太湖县| 镶黄旗| 岳西县| 甘肃省| 舞阳县| 龙江县| 通化县| 交口县| 罗平县| 石泉县| 甘肃省| 枣强县| 阿图什市| 庆城县| 抚宁县| 水城县| 漠河县| 淳化县| 建湖县| 萨迦县| 云阳县| 凉城县| 巫山县| 肃宁县| 蒙阴县| 神农架林区| 绥中县| 宜兴市| 东平县| 忻城县| 泸定县| 邮箱| 阳曲县| 安龙县| 巢湖市| SHOW| 怀远县| 庆元县| 南澳县| 苍山县| 武城县| 长泰县| 江阴市| 彝良县| 嵊泗县| 柳江县| 洞口县| 海城市| 赤峰市| 贵定县| 邹城市| 毕节市| 湖南省| 辽宁省| 禹城市| 香河县| 忻州市| 依安县| 长岛县| 沂水县| 连平县| 霸州市| 太仆寺旗| 呼图壁县| 安吉县| 晋州市| 广饶县| 瑞安市| 六安市| 楚雄市| 翼城县| 虞城县| 义马市| 鄄城县| 鹤岗市| 大洼县| 元江| 都匀市| 湘乡市| 伊宁县| 天峻县| 施秉县| 乐至县| 萝北县| 淳安县| 扎赉特旗| 信阳市| 辰溪县| 普兰县| 阿克苏市| 惠州市| 丽水市| 康保县| 民丰县| 嘉祥县| 弋阳县| 孙吴县| 金坛市| 外汇| 高阳县| 辽阳县| 麻栗坡县| 安多县| 德清县| 年辖:市辖区| 如东县| 卢氏县| 蓝田县| 榆中县| 文水县| 南溪县| 嘉鱼县| 买车| 松桃| 灌云县| 名山县| 乌鲁木齐市| 常熟市| 凤庆县| 额敏县| 丰宁| 开阳县| 乡宁县| 萨迦县| 北票市| 鄂温| 荔浦县| 安陆市| 略阳县| 日土县| 夹江县| 清苑县| 崇阳县|